净业修持篇66 恭敬持诵专修净土

繁體中文

至于阅经,若欲作法师,为众宣扬,当先阅经文,次看注疏。若非精神充足,见解过人,罔不徒劳心力,虚丧岁月。若欲随分亲得实益,必须至诚恳切,清净三业。或先端坐少顷,凝定身心,然后拜佛朗诵,或止默阅。或拜佛后端坐少顷,然后开经。必须端身正坐,如对圣容,亲聆圆音。不敢萌一念懈怠。不敢起一念分别。从首至尾,一直阅去。无论若文若义,一概不加理会。如是阅经,利根之人,便能悟二空理,证实相法。即根机钝劣,亦可以消除业障,增长福慧。六祖谓但看金刚经,即能明心见性,即指如此看耳,故名曰但。能如此看,诸大乘经,皆能明心见性,岂独金刚经为然。若一路分别,此一句是甚么义,此一段是甚么义。全属凡情妄想,卜度思量。岂能冥符佛意,圆悟经旨,因兹业障消灭,福慧增崇乎。若知恭敬,犹能少种善根。倘全如老学究之读儒书,将见亵慢之罪,岳耸渊深。以善因而招恶果,即此一辈人也。古人专重听经,以心不能起分别故。如有一人出声诵经,一人于旁,摄心谛听。字字句句,务期分明。其心专注,不敢外缘一切声色。若稍微放纵,便致断绝,文义不能贯通矣。诵者有文可依,心不大摄,亦能诵得清楚。听者惟声是托,一经放纵,便成割裂。若能如此听,比诵者能至诚恭敬之功德等。若诵者恭敬稍疏,则其功德,难与听者相比矣。今人视佛经如故纸,经案上杂物与经乱堆。而手不盥洗,口不漱荡,身或摇摆,足或翘举。甚至放屁抠脚,一切肆无忌惮,而欲阅经获福灭罪,唯欲灭佛法之魔王,为之证明赞叹,谓其活泼圆融,深合大乘不执著之妙道。真修实践之佛子见之,唯有黯然神伤,潸焉出涕。嗟其魔眷横兴,无可如何耳。智者诵经,豁然大悟,寂尔入定。岂有分别心之所能得哉。一古德写法华经,一心专注,遂得念极情亡,至天黑定,尚依旧写。侍者入来,言天黑定了,只么还写,随即伸手不见掌矣。如此阅经,与参禅看话头,持咒念佛,同一专心致志。至于用力之久,自有一旦豁然贯通之益耳。明雪峤信禅师,宁波府城人,目不识丁。中年出家,苦参力究。忍人所不能忍,行人所不能行。其苦行实为人所难能。久之大彻大悟,随口所说,妙契禅机。犹不识字,不能写。久之则识字矣。又久之则手笔纵横,居然一大写家。此诸利益,皆从不分别专精参究中来。阅经者亦当以此为法。此老语录,已入清藏。谭埽庵以名进士,皈依座下,为制道行碑,有一万余言。阅经时,断断不可起分别。自然妄念潜伏,天真发现。若欲研究义理,或翻阅注疏。当另立一时,唯事研究。当研究时,虽不如阅时之严肃,亦不可全无恭敬。不过比阅时稍舒泰些。未能业消智朗,须以阅为主,研究但略带。否则终日穷年,但事研究。纵令研得如拨云见月,开门见山一样,亦只是口头活计。于身心性命,生死分上,毫无干涉。腊月三十日到来,决定一毫也用不著。若能如上所说阅经,当必业消智朗。三种情见,当归于无何有之乡矣。若不如是阅经,非但三种情见,未必不生。或恐由宿业力,引起邪见,拨无因果。及淫杀盗妄种种烦恼,相继而兴,如火炽然。而犹以为大乘行人,一切无碍。遂援六祖心平何劳持戒之语,而诸戒俱以破而不破为真持矣。甚矣,修行之难得真法也。所以诸佛诸祖,主张净土者。以承佛慈力,制伏业力,不能发现耳。当以念佛为主,阅经为助。若法华,楞严,华严,涅槃,金刚,圆觉。或专主一经。或此六经,一一轮阅。皆无不可。而阅之之法,断断不可不依吾说,而苟且从事。致令不思议利益,由肆无忌惮,并分别妄情而失之。岂不哀哉。吾昔谓汝与师 已能彻底信向净土法门。及观汝问徐君诸稿,则又欲持咒,又欲研究戒学。以密咒功德,净土中无此称述。便中心漾漾,毫无定见。汝是何等根机,而欲法法咸通耶。其急切纷扰,久则或致失心。吾与徐君言,祈彼极力开示,以尽法门师友之谊。师以密宗气冲尘沾,皆获解脱,净宗无此等益。何不观五逆十恶,临终狱现,念佛数声,即获往生乎。又何不观华严证齐诸佛之等觉菩萨,尚以十大愿王回向往生,以期圆满佛果乎。若谓有胜此者,便欲废此修彼。何不体贴佛祖千经万论殷勤丁宁之至意乎。刻实论之,大乘法门,法法圆妙。但以机有生熟,缘有浅深,故致益有难得与易得耳。善导,弥陀化身也。其所示专修,恐行人心志不定,为余法门之师所夺。历叙初二三四果圣人,及住行向地等觉菩萨,末至十方诸佛,尽虚空,遍法界,现身放光,劝舍净土,为说殊胜妙法,亦不肯受。以最初发愿专修净土,不敢违其所愿。善导和尚,早知后人者山看见那山高,渺无定见,故作此说。以死尽展转企慕之狂妄偷心。谁知以善导为师者,尚不依从。则依从之人,殆不多见。岂夙世恶业所使,令于最契理契机之法,觌dí面错过,而作无禅无净土之业识茫茫,无本可据之轮回中人乎,哀哉。

增广文钞·复永嘉某居士书五

至于阅经,如果想要作法师,为众人宣扬佛法,应当先阅经文,再看注疏。如果不是精神充足,见解过人,没有不是徒劳心力,虚丧岁月的。如果想要随分亲得实际利益,必须至诚恳切,清净三业。或者先端坐片刻,凝定身心,然后拜佛朗诵,或者只是默阅。或者拜佛后,端坐片刻,然后打开经文。必须端身正坐,如对佛陀的圣容,亲自聆听佛陀的圆音。不敢萌生一念的懈怠。不敢生起一念的分别。从头至尾,一直阅读过去。无论经文、义理,一概不加理会。这样阅经,利根的人,就能够悟到二空之理,证实相法。就是根机钝劣,也可以消除业障,增长福慧。六祖大师说:但看《金刚经》,就能明心见性,就是指这样的看经方法啊,所以名为“但”。能够这样看经,诸大乘经,都能够明心见性,哪里只是看《金刚经》是如此呢?如果阅经时,一路分别思维,这一句是什么意义,这一段是什么意义。全部属于凡情妄想,卜度思量。怎能冥符佛意,圆悟经旨,因此业障消灭,福慧增长呢?如果知道恭敬,还能少许种点善根。倘若完全如老学究读儒书一样,将要见到亵慢的罪,如山岳高耸,大海渊深。以善因而招致恶果,就是这一类人啊!古人专心注重听经,因为心不能起分别的缘故。如同有一个人出声诵经,一个人在旁边,摄心谛听。字字句句,务必要了了分明。他的心很专注,不敢向外攀缘一切声色外境。如果稍微放纵,就导致前后断绝,文义不能贯通了。诵的人有文可作依凭,心里不大收摄,也能诵得清楚。听的人惟有声音是所依托,一放纵内心,前后便成割裂。若能这样听,比诵的人能够至诚恭敬的功德相等。如果诵的人,恭敬之心稍为疏怠,那么他的功德,就难与听的人相比了。现在的人看佛经如同旧纸,经案上杂物与佛经乱堆在一起。手也不洗干净,口也不漱干净,身体或者摇摆,脚或者翘着举起来。甚至放屁,抠脚丫,一切肆无忌惮,而想要通过阅经来获福灭罪,只有想要灭佛法的魔王,为他证明赞叹,说他这是活泼圆融,深合大乘不执着的妙道。真修实践的佛子看到,只有黯然神伤,双眼流泪。悲伤长叹魔子魔孙横兴,而无可奈何啊!智者大师诵《法华经》,豁然大悟,寂尔入定。这哪是有分别心所能得到的呢?一位古德写《法华经》,一心专注,于是得以念极情亡,到天完全黑了,尚且依旧写经。侍者进来,说:天都黑了,你怎么还写,随即就伸手不见五指了。这样阅经,与参禅看话头,持咒念佛,同样的专心致志。至于用功久了,自然有一旦豁然贯通的利益啊!明朝的雪峤圆信禅师,是宁波人,目不识丁。中年出家,苦苦努力参究。忍人所不能忍,行人所不能行。他的苦行实在是他人难行的。久而久之,大彻大悟,随口所说,妙契禅机。还是不识字,也不能写字。久而久之,就识字了。又久而久之,手笔纵横,居然成为一个大书法家。这些利益,都是从不分别,专精参究中得来。阅经,也应当以此为法。老人的语录,已经收入《乾隆大藏经》。谭埽庵以名流进士的身份,皈依在圆信禅师座下,为他制作《道行碑》,有一万多字。阅经的时候,断然不可以起心分别。自然妄念潜伏,天真佛性发现。如果想要研究义理,或者翻阅注疏。应当另外立一个时间,唯独从事研究的事情。正当研究的时候,虽然不如阅经时候的严肃,也不可以完全没有恭敬。不过比阅经的时候稍微舒泰些。没能业消智朗,必须以阅经为主,研究只是略带。否则,整天整年,只从事研究。纵然是研究的如同拨云见月,开门见山一样,也只是口头活计。对于自己的身心性命,生死分上,丝毫没有关联牵涉。腊月三十日死期到来之时,决定一丝毫也用不着。如果能够如上所说的方式来阅经,必定会业消智朗。贪瞋痴三种情见,应当归于空无之地了。如果不这样阅经,不但三种情见,未必不生起。或者恐怕由于宿世的业力,引起邪见,拨无因果。以及淫杀盗妄,种种烦恼,相继而起,如火炽然,不能平息。而还认为自己是大乘行人,一切无碍。于是就援引六祖大师所说的:心平何劳持戒这个话,而一切戒,都以破而不破,认为是真持戒了。太难了!修行是这样的难以得到真实正确的法则啊!所以诸佛诸祖,主张修净土法门。因为承佛慈力,制伏业力,不能显发出来罢了。应当以念佛为主,阅经为助。像《法华经》、《楞严经》、《华严经》、《涅槃经》、《金刚经》、《圆觉经》。或者专门阅一部经。或者这六部经,一部一部轮流阅读,都可以。而阅读的方法,断断不可以不依我所说的方式,而随便苟且地从事阅读。导致不思议的利益,由于我们的肆无忌惮,加上分别妄想而丢失了。这不是很悲哀的事吗?

净业修持篇功夫境界增广文钞

← 上一篇:净业修持篇65 净业行持

→ 下一篇:净业修持篇67 劝阅经籍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