净业修持篇17 一门深入不废余门

繁體中文

学佛必须专以自了为事,然亦须随分随力以作功德。若大力量人,方能彻底放下,彻底提起。中下之人,以无一切作为,遂成懒惰懈怠。则自利也不认真,利人全置度外。流入杨子拔毛不肯利人之弊。故必须二法相辅而行,但专主于自利一边。二林之语,亦不可误会。误会则得罪二林不小。二林之意,乃专主自利,非并随分随力教人修习净土法门全废也。利人一事,唯大菩萨方能担荷。降此谁敢说此大话。中下之人,随分随力以行利人之事,乃方可合于修行自利之道。以修行法门,有六度万行故。自未度脱,利人仍属自利。但不可专在外边事迹上做。其于对治自心之烦恼习气,置之不讲,则由有外行,内功全荒。反因之生我慢,自以功利为德,则所损多矣。譬如吃饭,须有菜蔬佐助。亦如身体,必用衣冠庄严。何于长途修行了生死之道,但欲一门深入,而尽废余门也。一门深入尽废余门,唯打七时方可。平时若非菩萨再来,断未有不成懈慢之弊者。以凡夫之心,常则生厌故也。天之生物,必须晴雨调停,寒暑更代,方能得其生成造化之实际。使常雨常晴,常寒常暑。则普天之下,了无一物矣。况吾侪chái心如猿猴,不以种种法对治。而欲彼安于一处,不妄奔驰者,甚难甚难。人当自谅其力,不可偏执一法,亦不可漫无统绪。以持戒念佛,求生西方为主。

增广文钞·复周群铮居士书三

【杨子】指杨朱 。《孟子·尽心上》:“ 杨子取为我,拔一毛而利天下,不为也。”

【调停】协调和谐。

【更代】替换。

【统绪】头绪;系统。

学佛必须专门以自我了脱作为大事,然而也必须随分随力来作功德。如果是大力量的人,才能够彻底放下,彻底提起。中下等的人,因为没有一切大的作为,于是就成为懒惰懈怠。那么自利也不认真,利人完全置之度外。流入杨朱拔一毛,不肯利天下人的弊病。所以必须自利利他,这二法相互辅助而修行,但是要专门以自利这一边为主。彭二林的话,也不可以误会。误会了,就得罪彭二林不小。彭二林的意思,是专门主修自利,不是一并连随分随力,教导他人修习净土法门也完全废弃啊!利益他人这件事,唯有大菩萨才能够担荷。大菩萨以下,谁敢说此大话。中下等的人,随分随力,来修行利益他人之事,才可以符合修行自利之道。因为修行法门,有六度万行的缘故。自己没有度脱,利益他人还是属于自利。但是不可以专门在外边事迹上去做。而将对治自心的烦恼习气,置之不管,那么由于有外面的修行,而内心的功夫完全荒废。反而因此生起我慢,自己将事功利益认为是德行,那么损害就太多了!譬如吃饭,必须有蔬菜来帮助下饭。也如同身体,必须用衣冠来加以庄严。何况是长途修行,了生脱死之道,而只想要一门深入,完全废弃其余的行门呢?一门深入,尽废其余行门,唯在打七的时候,才可以。平时,如果不是菩萨再来人,断然没有不成为懈怠散慢之弊病的。因为凡夫的心,时间常久了就会生起厌烦的缘故啊!上天生育万物,必须天晴下雨,调顺和谐,寒冬夏暑,更替轮换,才能够得其生成造化的实际。假使恒常下雨或者天晴,恒常寒冷或者暑热。那么普天之下,就空无一物了。何况我们这些人,心如猿猴,不以种种法来对治。而想要令这颗心安于一处,不要错妄奔驰,太难太难。一个人应当自己体察自己的力量,不可以偏执在一个法上,也不可以散漫没有一个头绪。应以持戒念佛,求生西方作为主修。

净业修持篇专杂圆修增广文钞

← 上一篇:净业修持篇16 净土解行2

→ 下一篇:净业修持篇18 初心应专礼念弥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