淨業修持篇107 往生之相與骨灰制丸

简体中文

福峻之事,若汝所敘,生前死後,種種是實,則可決定往生。以生時已將軀殼看破,此系最大一種利益。以女人每每唯戀幻質,日事妝飾,既無此念,自與淨土法門,容易相應。臨終之瘦削,及病苦,乃多劫之業障,以彼篤修淨業,殆轉重報,後報,為現報,輕報耳。汝謂由修持精進,致身體日弱,此語不恰當,兼有令信心淺者,因茲退惰之過。須知念佛之人,決定能消除業障。其有業障現前者,系轉將來墮三途之惡報,以現在之病苦即了之也。金剛經謂持金剛經者,由被人輕賤之小辱,便滅多劫三途惡道之苦。則福峻之將往西方,固以此小苦,了無量劫來之惡報,實為大幸。切不可學不知事務人,謂因修持而致病及死也。念佛人平時有真信切願,無一不得往生者,況福峻臨終正念昭彰,作問訊頂禮等相,而死後身體柔軟潔淨,顏貌如生,又何必以彼工夫淺為疑乎。夫彌陀願王,十念尚度,況彼精進修持,已二三年,又有何疑。世有種人,志意下劣,雖常念佛,不求往生,唯欲求人天福報,此種人縱畢世修行,只得來生之痴福而已。有正信者,自己以信願感佛,佛以慈悲攝受,感應道交,必能仗佛慈力,帶業往生,又何須問彼見佛與否,方可斷判也。至於人未終前,若彼自能沐浴更衣,則甚善。如其不能,斷不可預行沐浴更衣,令彼難受疼痛,致失正念。以汝尚以未著法衣,令其盤膝趺坐為遺憾。不知當此之時,只好一心同聲念佛,萬萬不可張羅鋪排 (指沐浴,更衣,令坐等) 。若一張羅鋪排,即成落井下石,切記切記。令慈年邁,光若不說此弊,汝後會以盡孝之心,阻親往生,俾長劫流轉於生死中,莫之能出也。吾人但取其實,毋矜其名,汝之記頗好,並不必求人作文以傳,此皆世間虛浮之事。但宜自己,並其家屬念佛,以期同生西方即已。光每日朝暮課誦回向時,兼稱福峻名,回向一七,以盡師徒之誼。又福峻此番之生與死,可謂不虛生浪死矣,幸甚。至於骨作面丸之事,甚好。但不可粗心為之,必須將骨研成細粉,用細羅羅過,與面無異方可。倘粗心大概研之,便和面作丸,恐小魚食之,或有鯁刺於腹之患。光恐汝粗心,不得不說。

增廣文鈔·復郁智朗居士書

福峻的事,如果你所說的,生前死後,種種都是事實,那麼決定可以往生。因為在生前已經將這個軀殼看破,這是最大的一種利益。因為女人大都只是貪戀這個虛幻的色身,每天的事情就是妝飾打扮,既然沒有這個念頭,自然與淨土法門,很容易相應。臨終的時候身體很瘦削,以及有病苦,這是多生多劫的業障,因為她篤修淨業,於是轉重報後報,為現報輕報。你說是由於修持精進,導致身體日漸虛弱,這個話不恰當,而且又令信心淺的人,因此而起退縮懶惰的過失。必須知道念佛之人,決定能夠消除業障。有業障現前的,是轉將來墮三途的惡報,以現在的病苦而來了結啊!《金剛經》中說,受持金剛經的修行人,由於被他人輕賤的小辱,就滅除多劫三途惡道之苦。那麼福峻的往生西方,固然以此身病小苦,了結無量劫來的惡報,實在是大幸。千萬不可以學不知事務的人,認為是因為修持而導致生病及死亡。念佛人平時有真信切願,沒有一個不得往生的,何況福峻在臨終時正念分明,作問訊頂禮等形相,而死後身體柔軟潔淨,顏貌宛如生前,又何必以她的工夫淺而生懷疑呢?阿彌陀佛大願王,至心十念尚且得度,何況她精進修持,已經有二、三年,又有什麼可懷疑的呢?世間有一種人,志向心意很下劣,雖然常常念佛,而不求往生,只想求人天福報,這種人縱然一輩子修行,只得來生的痴福而已。有正信的人,自己以真信切願感佛,佛以慈悲攝受,感應道交,必定能夠仗佛慈力,帶業往生,又何須問她有沒有見佛,才可以判斷她的往生呢?至於人沒有命終之前,如果她自己能沐浴更衣,這很好。如果她不能做到,斷然不可以預先進行沐浴更衣,令她難受疼痛,導致失去正念。因為你尚且以她沒有穿著法衣,令她盤腳趺坐為遺憾。不知道正當這個時候,只好一心同聲念佛,萬萬不可以張羅鋪排(指沐浴、更衣、令坐等事)。如果一張羅鋪排,就成為落井下石,千萬記住。你母親年紀大了,我如果不說出這當中的弊端,你以後會因為盡孝的心,阻礙母親往生,使她長劫流轉於生死中,不能出離。我們只取事情的實質,不要在意事務的名聲,你寫的記文很好,並不須求他人作文以傳世,這些都是世間虛浮的事。只要自己,以及家屬念佛,以期同生西方就好了。我每天早晚課誦回向的時候,也稱福峻的名字,為她回向一個七日,以盡師徒之誼。又者,福峻這次的生與死,可說是不虛生浪死啊,很慶幸。至於將骨灰作面丸的事情,很好。但不可以粗心去做,必須將骨灰研成細粉,用細的羅篩篩過,與麵粉一樣細方才可以。倘若粗心大意地研碎一下,就混和麵粉作成丸子,恐怕小魚吃了,或者有堵卡在口腹的過患。我恐怕你粗心,不得不說一下。

淨業修持篇臨終切要增廣文鈔

← 上一篇:淨業修持篇106 淨行人之警鑒

→ 下一篇:淨業修持篇108 臨終三大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