淨業修持篇106 淨行人之警鑒

简体中文

黃後覺之現象,頗與學佛之人有大利益。無論彼之究竟是往生,是墮落,且不必論。果念佛人,知彼臨終之現象,決不敢浮游從事於了生死一法也。觀彼之行跡,似乎至誠。觀彼臨終所現之景象,蓋平日未曾認真從心地上用功,並從前或有慳於財,而致人喪命,或慳於言,而致人喪命等業之所致也 (慳於言,致人喪命者,如自知有寇,並知可避之處,以心無慈悲,樂人得禍,故不肯說。此事此心,極犯天地鬼神之怒。故致臨終前不能言,而且惡聞念佛等相) 。然以現一時不死之象,及助念人去,未久則死,此與慳財慳言誤人性命,完全相同。雖不墮餓鬼,而其氣分,乃是餓鬼之氣分也。彼雲往生者,據易子駿之咒力。咒力固不可思議,若業力重者,亦不易得其益也。是知已生西方,或有其事,既無證據,不應妄斷也。有雲,已入餓鬼道者,據彼所說,及所現象,似可據也。然彼或由自己心中懺悔,或由諸人,及兒女之誠懇,遂得減輕,不至直墮餓鬼耳。為今之計,必須其兒女,並各眷屬,念彼之苦,同發自利利人之心,為彼念佛,求佛垂慈,接引往生。則誠懇果到,往生即可預斷。以父子天性相關,佛心有感即應。彼眷屬若泛泛悠悠從事,則便難以消業障而蒙接引也。千鈞一髮,關係極重。凡念佛人,各須務實克己習氣,與人方便。凡可說者,雖與我有仇,亦須為說,令其趨吉而避凶,離苦而得樂。平時侃侃鑿鑿,與人說因果報應,生死輪回,並念佛了生死之道,與教兒女,立太平之基。心如弦直,語無模稜。居心可以質鬼神,作事決不昧天理。若到臨終,決無此種可憐可憫之現象。如是,則黃後覺便是諸人之接引導師也。諸人既因彼而將來可得巨益,彼亦將仗諸人之心力,而滅罪往生也。光此語,非首鼠兩附者,乃決定不欺之定論也。若不以為然,則請向高明法師,及大神通聖人問之。

文鈔續編·復楊德觀居士書(民國二十年)

黃後覺臨終時的現象,對於學佛的人有大的利益。無論他是究竟是往生,還是墮落,暫且不必討論。果真是念佛人,知道他臨終時的現象,決定不敢浮泛優游從事於了生死這一法。看他的行跡,似乎至誠。看他臨終所現的景象,大概平時沒有認真從心地上用功,以及從前或者慳吝財物,而導致他人喪命;或者慳吝言語,而導致他人喪命等罪業之所致。(慳言,導致他人喪命:例如自己知道有賊寇來,並且知道可以逃避的地方,因為心中沒有慈悲,喜歡他人得禍,所以不肯說。這樣的事,這樣的心,極度觸犯天地鬼神的怒氣。所以導致臨終前不能說話,而且厭惡聽到念佛等相狀。)然而以他顯現一時不死的現象,以及助念的人離開,不久就死了的情況,這與慳財慳言誤人性命,完全相同。雖然不墮餓鬼,而他的氣分,就是餓鬼的氣分。那些說他往生的人,是依據易子駿的咒力。咒力固然不可思議,如果業力重的人,也不容易得到這個利益。說知道他已生西方,或許有這件事,既然沒有證據,不應該妄下判斷。有人說:已經墮入餓鬼道,根據他們所說,以及臨終的現象,似乎有些根據。然而他或許由於自己的心中懺悔,或者由於其它人,以及兒女的誠懇,於是得以減輕,不至於直接墮入餓鬼道。為今之計,必須他的兒女,以及各位眷屬,悲念他的痛苦,共同發起自利利人的心,為他念佛,求佛垂慈,接引往生。那麼誠心果真到了,往生就可以預定判斷了。因為父與子天性相連,佛與眾生心有感即應。他的眷屬如果泛泛悠悠從事,那麼就很難因此消除業障而蒙佛接引。千鈞一髮,關係極重。凡是念佛人,各各必須務實地克除自己的習氣,與人方便。凡是可以說的,雖然與我有仇,也必須為他說,令他趨吉避凶,離苦得樂。平時態度鮮明直接,與人說因果報應,生死輪回,以及念佛了生死之道;與教導兒女,建立太平的基礎。內心如琴弦一樣直,言語沒有模稜兩可。存心可以質問鬼神,作事決不瞞昧天理。如果到臨終時,決定沒有這種可憐可憫的現象。如此,那麼黃後覺就是大家的接引導師。大家既然因為他,將來可以得到巨大利益,他也將會依仗大家的心力,而滅罪往生啊!我說的這個話,不是猶豫不決,兩頭討好,而是決定不欺的定論。如果認為不對,請向高明的法師,以及大神通的聖人去請問。

淨業修持篇臨終切要文鈔續編

← 上一篇:淨業修持篇105 示重報輕受及如法治喪

→ 下一篇:淨業修持篇107 往生之相與骨灰制丸